学者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察哈尔文化研究会 > 关于我们 > 学者论坛 > 正文
从“张库大道”的历史看张家口——在“一带一路”中的发展机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2017/9/12    点击数:2572 次

摘要:张家口作为北方曾经的重镇,曾有其辉煌的历史,如今却鲜有人知,不过我们可以从起过去的历史中找到影响其衰落的原因,可以为我们现在的发展提供积极有益的指导,创造光辉灿烂的未来。我们研究张库大道就是从中找出张家口衰落的原因,然后结合如今面临的困难解决问题而在一带一路战略的背景下张家口迎来了新的挑战和历史发展机遇。

关键词:“张库大道”;张家口;“一带一路”

一、在“一带一路”背景下,张家口迎来新的展机遇

2013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中亚四国时首次提出共同建设横跨欧亚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构想,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一带一路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目前全国有很多省份(河南、山东)已将“一带一路”列入本省的发展规划,而河北也已经着手相关工作。在此背景下,张家口如何把握机遇,实现自身的快速发展呢?

首先来说一下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与张家口发展的关系。“丝绸之路”最初的开辟是由于政治的需要,由西汉的张骞受命前往大月氏所探索出的道路,而东西方的贸易是从丝绸开始的故这条道路称作‘丝绸之路’。然而这条众所周知的道路却不仅仅指由张骞开辟出的道路,其实早在他之前就已近存在类似的道路:一条是现在被称为‘茶马古道’的西南丝绸之路,另一条是北方丝绸之路。它们都是丝绸之路的分支路径,其中后者经由考古发现在张骞开辟的丝绸之路没有完全形成时,中国的丝绸已在欧洲社会展现其神采,后来可能由于游牧部落的侵袭干扰,导致这条草原丝绸之路断绝,随后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这条道路就是我们后来称之为张库大道的古商道。

所以张库大道与国家的“一带一路”战略是有联系的,张家口应紧紧握住历史机遇,从而实现自身的快速发展。

二、“张库大道”历史的由来

张库大道历史悠久,这条道路作为贸易之用最早可追溯到汉唐时期它始于明,盛于清,衰于民国,被誉为“草原丝绸之路”和“草原茶叶之路”,在国内外具有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影响以及历史地位。它还曾是沟通亚欧的大陆桥,也曾引起马克思的关注和研究。

张库大道是一条从张家口出发,通往蒙古草原腹地城市库伦(乌兰巴托),并延伸到俄罗斯恰克图的贸易运销线,全长1400多公里,是有着"北方丝绸之路"之称的古商道。

历史上,张库大道有三条道路:一条是中路,从张家口出发,走旱淖坝,上坝后由张北至镶黄旗、赛汗、二连、扎蒙乌德、叨林到乌兰木图,延伸至俄罗斯的恰克图、首都莫斯科,这是一条主要干道,商户大都走这条道。另一条是东路:从张家口出发登崇礼五十家子坝,上坝后走张北大囫囵、沽源牛囫囵、羊囫囵、太仆寺旗、穿过浑善达克沙地,经灰腾梁、灰腾河后深入草地坝子庙(锡盟)或前往二连并入中路或向北路过东西乌珠穆沁,过乔巴山、车臣汗部之阿海公旗,还可前往至俄国的赤塔。还有一条是西北路,从张家口出发登神威台坝,过张北、馒头营、三台坝、大青沟、商都、丰镇,到归化城(今呼和浩特)附近或西行之新疆,或向北走到乌里雅苏台、科布多,然后通向库伦,走这条路的相对也不少。

由于自然和人文因素,这条道路时断时续,就像夜空中的星星一般时隐时现,但却从未消失,一直顽强地存在着。而今,张家口地区因道成之,也因道败之,但从历史的角度看:衰败只是过程不是结果。我们有理由相信,张家口会再一次创造属于她的辉煌,在国际的舞台上闪耀她璀璨的光芒。

(一)张库大道——民族贸易的见证者

司马迁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一切经济因素因利而聚,又因利而散,聚散之间唯有当初的痕迹能让我们追寻、能让我们看到当初的兴起、繁荣与衰败。

一个社会的发展从根本上说是经济的发展,经济的发展不免要与不同的文明交流、借鉴、吸收、融合,而其中道路的选择是不可避免的一个问题,张家口在地理位置上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她东往京津、西连三晋、北接草原交通位置极其优越,这使其成为草原丝绸之路的起点成为可能。

在两汉时期,北方匈奴的游牧业,手工业虽有一定的发展,但远远达不到自给自足的地步,他们有毛皮、牲畜但却没粮食、铁器、丝织品等,迫切需要与汉族建立联系以解决他们的生产生活问题。当时关市是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生产生活资料交换的唯一途径,因此他们十分重视关市自景帝始至武帝初匈奴贵族与牧民皆往来于长城下,故史记载‘匈奴自单于下皆亲汗,往来长城下’。后虽爆发战争,但匈奴却从未放弃过关市的要求。

唐代四通八达的交通为张家口成为毛皮贸易的中心创造了条件。当时甘肃、宁夏、蒙古、坝上地区的皮货都经陆路转运至张家口,在分散运输到各地,这就更加促进了汉族与其他民族的经济往来和民族融合。

明朝初期由于元顺帝逃亡草原,为了防止内地的物资流向草原,明政府实行了“禁边”政策而后蒙古族分为鞑靼、瓦剌、兀良哈三部分,前两者臣服于明,定期向明王朝朝贡,明政府给与丝织品、粮食、医药等这种形式史称“朝贡贸易”、“通贡”或“贡市。”当时张家口一带是朝贡来往的主要通道,大境门外正沟还留有“万国来朝”的石刻,另一例证便是张家口东太平山崖壁上的“蒙海潮宗”石刻,它们都是朝贡贸易的有力佐证。

这些正是民族之间相互帮助,民族文化相互交流有力佐证。在这其中游牧民族吃到了谷物、蔬菜、水果,穿上了丝绸,用上了铁器,喝上了茶叶,学会了冶炼;农耕民族吃上了野味,有了‘毛皮大衣’,得到了名贵的药材……而今的世界是一个开放的世界、发展经济的世界、相互交流的世界,特别在是“一带一路”战略的带动下、在交流碰撞的过程中,张库大道做民族贸易的见证者能过为我们提供许多有益的历史经验。

(二)张库大道——民族文化融合之道

张家口历史文化的特色便是融合。历史上这里不仅是仰韶文化、红山文化、龙山文化的交叉口,又是草原游牧文化与中原农耕文化的交流地,还是汉、蒙古、女真、契丹、柔然等民族文化汇集之地,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使其成为各种文化融合之地,形成了张家口绚丽多彩、集各家之所长的特色文化。

商品会留下有形的痕迹,而文化却在无形中碰撞交流。从“大境门”的名称可以看出张家口是开放文明的张家口,是对外开放的,是对外交流的。万里长城的关口皆以“关”“口”为名,例如著名的山海关、嘉峪关、雁门关、居庸关、喜峰口、杀虎口、独石口等唯独张家口堡北的长城门却以“门”命名,这不得不说其中的深意。关者,意为门闩,引申为关闭,要塞之意。可以说关口为防御而设,因战争而存;门者,出入口,通道也,为交流沟通而设,其一字之差,却有本质区别。

而我们现在市场上买到的芹菜,在张家口的怀安、宣化、阳原一带被称为“胡芹”,值得注意的是“胡芹”这一称谓仅在张家口地区流传,这不免让我们猜想张家口地区可能是引进芹菜的“试验田”。

张家口堡子里文昌阁是东西方建筑文化融合的典范,我们不知其工匠的技艺来自何方,但其穹顶有着明显的欧洲拜占庭的风格。于1972重见天日的宣化辽墓群中张世卿墓墓顶的天文图是一副把我国传统的二十八宿记星法与古巴比伦黄道十二星记星法融合在一起的中西合璧天文图。这两者难道不是文化交流的成果吗?

在民国时候张家口文化融合的特征更为突出,当时由于张库大道的繁荣吸引了各地人们来到张家口,也把各地的文化带到了张家口。以堡子里的四合院为例,当时实际上以晋商为主,其居住的四合院明显带有山西风格。首先是环合单坡出水建筑,通俗的说就是四合院的所有房屋不论朝向,其出水檐全朝向院内,后墙无窗,取意为“肥水不流外人田”之意,也能从中看出晋商追求封闭的特点,符合山西建筑风格。还有就是钱庄建筑,由于张家口地区经济的发展,张家口的票号、钱庄纷纷建立。它们多数集中在堡子里如中国银行、裕源生钱庄等而这些票号与各地有着频繁的业务来往,特别是北京、天津、上海等地。现在去堡子里的话,你会发现多出带有明显欧式风格的建筑而这些建筑既有我国传统的建筑艺术风格也融合了西方的建筑风格,是中西方建筑文化的结晶。

张家口是多民族文化碰撞融合之地,吸收了不同地域、不同宗教、不同习俗的文化元素,既有蒙古族的豪放、也有俄罗斯民族的执着、伊斯兰民族的坚毅。多元的文化形成了特色的张家口文化,这种文化无时无刻不影响着如今张家口人们的日常生活。

众多的历史遗迹留给我们的不仅是历史的缩影,更是留给我们的宝贵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来到张家口你可以体验到只属于张家口的特色文化,领略不同地域、民族习俗和文化。

(三)从张库大道看近代张家口市区的形成

道路修到哪里,经济就发展到那里,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不无道理,从近代张家口市区的形成便可看出来:近代张家口市区与张库商道的形成发展不无关系。

张家口一带的村落大多是因为明初移民迁入而成的,政治因素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明宣德四年,指挥张文在清水河西筑张家口堡,最开始做生意的商人称为跑草地,他们开始在张家口堡修建房屋,开张营业。明朝初年,出于边防军事需要,明王朝从嘉峪关起沿长城至辽东一线,修建补建长城(大境门段长城在此时修筑),并先后建立九个边防重镇。宣府、大同两镇最为要冲,常年屯兵十多万人。明王朝派出大批军队屯住边地,这些军队的给养成为一大难事。为此,明政府在边地实行屯田制。由此张家口堡内人口开始有明显的增长。张家口堡初建时只留有东、南二门,后因为发展的需要开筑了北门,为了防止外敌侵袭,北门开筑的很小,又称“小北门”。在张家口堡东至清水河县西岸逐渐形成了市场后来由于张家口经济贸易逐步发展,特别是张库大道的兴盛,有实力的外商在张家口堡东门外市场购置土地、修建商铺,逐渐形成了一条繁华的商业街。因这条商业街位于张家口堡东,所以这条街起名为“武城街”。明末清初,因为张库大道日益兴盛、大境门的开通,在张家口两堡之间有了店铺的出现,人口开始聚集之后建起了玉带桥、编篓街(编路街、明德南街),张家口上、下堡连为一体。光绪三十年(1904年)由詹天佑主持修建的京张铁路开始修建,一些有商业头脑的商贾抓住机遇,纷纷在清水河东岸购置土地,规划了怡安街、长安街、宝善街、长寿街四条商业街。铁路建成后,投资不降反升,越来越多的商贾抢购地皮,商铺林立一度繁荣,因之位于桥之东侧,人们称为桥东,桥之西侧自然为桥西,至此张家口市区基本形成。

而如今京张高铁的修建又为张家口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它不仅缩短了京张的距离,加强了两地间的联系而且有可能对张家口市区规划有一定影响,可以预见在京张铁路沿线必将会引起新一轮的投资与开发。

三、“一带一路”为张家口带来的挑战与机遇

(一)张家口面临的挑战

1.尴尬的地理位置

以说张家口地理位置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张家口的发展。由于张家口作为北京的上风口和水源地,这座昔日的商业重镇正致力于成为北京的生态屏障,而这是限制其发展的重要因素。

张家口虽然东望京津,是沿海发达地区经过北京向西北经济辐射的第一站。然而这却没有使张家口发展起来,反而成为她发展的障碍。有关资料中记载:张家口作为北方早期的工业城市,曾是河北第三大工业城市,而在张家口已发现矿种近60种,其中黄金、煤炭、铅、锌、磷等10多种矿产储量居河北之首,是我国北方四大农业基地之一。因为张家口是北京的上风向和水源供给地,在产业上不得不做出选择,而这种选择是不管是自愿或不自愿的,农业、工业必然不能作为首选,因此第三产业,特别是旅游业,可以做为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

此外,还有受京津强大的吸引力影响,张家口能利用的市场要素,例如:人才、资金等,被京津两地吸走,是造成张家口衰落的又一重要原因。

2.发展区域空间狭小

张家口市地势西北高、东南低,总面积约3.68万平方千米,居河北省第二位,可以说张家口面积相当的大,但地形相对复杂,可利用的面积少。

贯穿中部的阴山山脉把全市分为坝上和坝下两个自然区,坝上位于蒙古高原的南缘,区域面积12480平方公里,平均海拔1300-1600米,地势平坦,内部多湖泊、滩地和草地。坝下位于内蒙古高原和华北平原的过渡带,区域面积244467平方公里,其中山地就占到56.8%、河川占24.5%、丘陵占18.7%,平均在海拔500-1200米之间,群山之间有较大的山间盆地,山地与盆地相间分布。

总的来说,张家口的发展空间受到了它的地形限制,她是从大山间成长起来的孩子,然而其发展却必须离开群山的怀抱。

(二)张家口应抓住的机遇

1、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

张家口是张库大道的起始点,而张库大道是著名的草原丝绸之路,张家口应抓住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制定相应的措施发展以独具风格的草原丝绸之路为主的特色民族文化旅游。

下面是张家口近几年的GDP及产业比重变化情况:

 

 

由上图不难看出:近年来张家口地区GDP逐渐增长与第三产业比重增加带来的,而其中旅游收入占比有了明显的增加,这与近年张家口地区旅游业的建设发展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认为发展旅游业可以带动张家口经济的发展。而2010年张家口市委通过的《关于加快现代产业发展的意见》曾规划未来旅游服务业被定为张家口第一主导产业。从张家口地区旅游资源来看:张家口市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3个、国家级森林公园1处、省级森林公园16处、省级风景名胜区1个、张家口市有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27个、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01个、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3处,可以说张家口是一个文物大市和旅游大市,旅游资源丰富为张家口发展旅游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2022年冬奥会的到来。

冬奥会的到来让张家口再次成为世界的焦点,为张家口带来了新的机遇。随着奥运会的举办与其伴随的经济影响力也越来越大,我们称之为奥运经济:奥运会举办前后一定时期内,所发生的与奥运会举办有联系的,具有经济效果或经济价值的各类活动。奥运经济已逐渐成为一种独特的经济现象。从以往举办奥运会城市的经验来看,它对城市的积极影响可以分为以下三点:

1、 举办奥运会引起注意力资源聚集,从而给城市带来阶段性的加速发展。

2、 它能够在提高城市知名度和形象的同时造就和打响一批民族企业及品牌,带动一方甚至国家经济的发展。

3、 它能够对社会产生强大的推动力,加速城市的各方面发展,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

可以说2022年冬奥会为张家口带来了难得的机遇,它及其伴随的奥运经济不仅能带动张家口经济发展,更是把张家口放到了国际的舞台上让世界看到她与众不同的风采。

3、京津冀一体化

京津冀一体化由上世纪80年代的“首都经济圈”的概念发展而来的,范围包括北京、天津两个直辖市和河北的11个地级市。其内容涉及:交通、电信、科技、教育、医疗、环境等多个方面并且取得了一系列成果,例如:取消三地间的长途漫游费、三地科协共建成的科技成果转化平台、预计2017年在三地主要城市之间实现交通“一卡通”。

京津冀一体化的提出,加强了张家口与其他省市的联系,为张家口的发展拓宽了道路,加快经济的发展。所以张家口应紧紧抓住这一历史机遇,利用冬奥会这一契机,加快资源整合步伐,打响以独具风格的草原丝绸之路为主的特色民族文化旅游,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提高接待能力,把张家口打造为国际性的旅游都市。

 

 

作者简介:范江涛,张家口学院财经学院。

Copyright © 2015 Chahar Culture Research Association . All Rights Reserved 察哈尔文化研究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440×900以上的屏幕分辨率和8.0以上版本的IE浏览器访问本站
冀ICP备15009271号-1
地址:张家口市桥西区长青路19号
联系电话:13903236923 / 0313-8028219
技术支持:盛景科技